用户名:
密 码:
 
悠悠追忆 ——师从苏渊雷先生琐事漫录

日期:2014-03-18 15:31:20  人气指数:4935

悠悠追忆

 ——师从苏渊雷先生琐事漫录

 杨克炎

 

                                                                                                                                                                          

        1958年8月,“治学文史哲兼通,为艺诗书画并擅”的国学大师苏渊雷先生被错划右派,由上海华东师范大学谪调哈尔滨师范学院。1971年被勒令退休,遣送回其老家浙江省平阳县(现苍南县)新安乡玉龙口村。1978年平反,沉冤得雪。1979年进一步落实政策,人事档案关系调回华东师范大学,正式离开哈尔滨。曾经名满天下的苏先生虽然多年在哈尔滨市居住生活,因其特殊的身份,哈尔滨市却很少有人知道苏渊雷就在其身边,更少有人与他有所交往。因此,时至今日,仍有一些哈尔滨人认为苏渊雷与哈尔滨没有什么关系。对此却客疏士无知之论,令人摇头长叹不已;苏先生逝世后,介绍其生平的文章很多,但对先生在哈尔滨这段经历都只是草草一笔带过。致使苏生先逆境岁月的行迹几乎成了空白,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缺憾。

        我自上世纪60年代初得苏先生青睐,允拜门下,得到先生亲教。先生仙逝后,与其家属仍保持一定的联系,前后长达三四十年的时间跨度,对先生各方面有一定的了解。然而师从苏先生时自己只是一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苏先生与我所谈话题多是我所学习的内容,其他诸如工作情况、学术研究、社会交往涉及甚少。好在上海人民出版社的《苏渊雷文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的《苏渊雷全集》流传甚广,读其书可见其人。这篇陋文也只是将亲历、亲见。或亲耳聆听苏先生讲述过的一些琐事稍加整理而成。以愚短蠡测江海,不足真实反映先生学识、胸襟、风度。如可补充先生在哈尔滨生活的一个侧面,我愿足矣,不再奢求其他。

 

一、拜师

 

        关于是如何将我收为弟子的,苏先生在《书法咏论》序言中写道:“丁亥秋,余获时遣,远适粟末。一日,应哈尔滨书法篆刻研究会邀请,漫谈书道。忽睹一俊少年,列坐谛听。心焉异之。询其姓氏,则杨子克炎也,嗣即从余游。忽忽二十有五年,竿头日进,未见其已。”是简略的概括。当时苏先生应邀在哈尔滨市道里区外国头道街市文联会议室(现上游街46号)主讲《书法与其他姊妹艺术的关系》专题。带来清朝何绍基、沈曾植、康有为等人的作品悬挂墙上供大家欣赏学习。先生讲解中时不时看我一眼,使我很紧张,暗忖自己是不是有什么不合适之举,引起主讲人注意。讲座结束后,主持人商濬先生因为我在他家跟随其学习山水画,就指派我帮拿东西把苏先生送回家。苏先生略一推辞也就同意了。

       苏先生家住师范学院院里一排红砖楼房中间的一座,是一楼。进了门,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门上悬挂“钵水斋”是马一浮先生的手笔,迎面对联是唐云先生书写的,苏先生的画像也是唐云先生与另一名画家合作的。桌子上放着新石器时期的玉斧、汉代铜尺……客厅陈设特别考究,书卷气极浓,使人颇有自惭形秽之感。

        苏先生问我个人及家庭情况,我如实做了回答,并诉说了学习中的困惑与对求知的渴望。苏先生沉思了一会,说:“学理科必须上大学,学文科则不一定上大学,刻苦自修也能成就人才。我自己就没上过大学。现在我也没什么课可讲,有一些时间。你想学历史、学文学,有什么疑惑,可以来找我,就是有点路远。”当时真的有点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确信不是自己听错了,站起来,恭恭敬敬地给先生鞠了三个躬,算是正式拜师。此后,不管什么场合,苏先生都称我是他的学生。

        为了学习,只要上夜班或休息,就往苏先生家跑。快到中午了,赶紧告退。当时全国人民都吃不饱,怕老师留吃饭。几年过去,在先生的指导下比较系统的学习了文史知识。印像深刻的是为了教我写诗,先生将一部《王渔洋诗集》画得面目全非。而所学的地方志知识日后全用到了我所从事的工作中。是前生注定还是命运安排,或只是一种巧合,真的难以说得清。

         苏先生与国内一流大画家吴湖帆、傅抱石、钱瘦铁、唐云、陆俨少等私交甚厚,关系非同一般。他自己也善画,崇尚逸笔草草,追求笔墨韵趣。对于我在商濬先生家学习山水画,另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哈埠画坛多为民间画师,作品格调不太高,画技画法多有可商榷之处。在我的请求下,苏先生写信请远在上海的画界朋友唐云、钱瘦铁对我进行函授指导。而唐云先生施惠更多。虽然时间不是很长,次数也不是很多,对我来说,已经是醍醐灌顶,从中悟出了许多绘事道理。

        至1966年5月,全国政治形势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先生预感到事态的严重性,命我暂时不要去找他。我也怕因为教我,先生会被扣上腐蚀青少年的帽子,长达几年的学习被迫中止。谁也没有料到这一难得的机会再也不会回来了。

 后

遁居的续缘

 

        自1966年夏,苏先生被点名批判,并被扣上历史系“八大怪”之首带有污辱性称谓,后被关进牛棚,失去自由。“文革”中的哈尔滨武斗相当严重,师范学院又是某一造反派的根据地,戒备森严,平常人想出入真的是自找不自在。1970年苏先生被下放五常县营城子公社南土大队十四队,住姓赵农民家中,接受劳动改造,1971年被迫退休。遣送回乡后不久,一位朋友的亲属因也在师范学院工作,将这一确凿的消息透漏给我。在我的一再请求下,又冒着风险设法将先生的详细通讯地址打听到并转交给我。于是,我寄出了第一封信并附问候诗一首。

                    侧闻苏渊雷老师遣返浙江平阳,遥寄

                    鬓丝别后想成皤,教诲铭心永不磨。

                    北国沧桑新岁月,东风桃李旧山河。

                    遣归三省更缄口,遁隐五噫休放歌。

                    六载栽培恩惠厚,诚求岂怕雪霜多。

                    大约两三个月以后,在我忐忑不安的期待中,真的收到了苏先生的回信!

                    绝塞生还发早皤,十年人墨恨同磨。

                    耽吟得句能投钵,果腹期君共饮河。

                    师友飘零春又尽,风光流转怅难歌。

                    松花江水应翻碧,一种绸缪想更多。

                   七年不见,喜得克炎弟远道遗诗,大有进步,即次原韵答之。

                                                          壬子立夏前一日

                                                                 钵水草草

克炎老弟:

       七年不见,得书快慰。诗文写作,均有进境,可喜。我南归逾岁,苦乏善状。老母八五高龄,未便远离,只得暂守家园。家眷仍留北京大儿处,小女在黑龙江嫩江兵团,今年曾回来探亲一次。吾弟家庭际境如何?已成家否?均在念中,下次来信可道及。光阴易驶,及时努力为祝。

                                                                                                                                                  钵水又及   

         拜读了先生的信,心潮澎湃,久久难以平静,到底是一种什么滋味,也难以名状。之后的几年,是苏先生与我通信比较频繁的时段。很多信件保存至今。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浙江温州地区私营经济就很活跃。苏先生遁居的平阳一带小企业相当多,很多人来北方购买钢材等各类物资。恰巧我的父亲在标准件公司供销部门工作,单位有很多次旧材料需要处理。经苏先生介绍下,先后有陈镇波、游寿澄、胡永川等来哈尔滨购物,我的父亲也曾给予一定的帮助。在他们返回平阳时,我都会设法买两瓶苏先生爱喝的白酒,加两包木耳或大豆粉之类物品请他们转呈苏先生。先生在一幅书柬中写道:

        陈镜波、游寿澄远自哈尔滨先后携回杨生克炎所贻酒物数事,阙然久未报。会小女月笑有东北之行,托其带绿茶一包,亦未成行,至今耿耿。乙卯立秋后五日率尔命笔,辄寄相思,并□游陈二君同粲

        消息年来断若无,相思秋水满江湖。

       空尊忽对白衣使,湛露同斟碧玉壶。

       和我金陵诗皆好,怀君粟末梦难扶。

       磨砻道义二三子,莫逆何妨拍手呼。

                          克炎弟惠照遁园并识

        1977年,苏先生在寄给我的信中是这样写的:“克炎老弟、胡永川同志返平,带来豆粉等均以收到,并转送寿澄两包。前寄来《孙过庭书谱》一册,已转交游君。镇波近亦有晤面,一切如恒。“四人帮”打倒,形势好转,赋得小诗一首,另纸抄寄。其他情况永川见告切悉。彼甚感激弟台照拂也。我近已搬家,际境转好,通讯地址仍旧。”后来,有人打着苏先生旗号找我,提出一些很难办到,使人难堪的要求。苏先生得知后很生气,来信说:“温州友人如无拿我亲笔介绍信,切勿和他们交往,切切!”。

         期间,苏先生与陈镇波、游寿澄等多次邀我去平阳,希望我“方便的时候即可南下,最好不要负橙黄橘绿之时。”当时我和爱人的工资均不足40元,且有两个小孩,囊中羞涩,生活很困难。几经努力、却没有成行,至今引以为憾。

         也是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朋友王兆卿极力怂恿我到市美术公司从事设计工作。我深知自己对画花鸟画极生疏,想请苏先生谈谈他对这件事的看法,如可行能否帮我介绍一位画花鸟画的老师。苏先生回信如下:

         克炎老弟:接书愈旬,稽迟作复为歉。尊拟学画进美术公司,极好。惟所谈诸大师均已于“文革”期间先后逝世,现存者惟唐云一人,近且患白内障,在家休息。如有志于此,可向古人遗墨求证也。溽暑困人,百无聊赖,日惟课小女写兰亭一通以为消遣。弟台前次所临山水横幅,笔致不俗,可多练习,自有进境。

        南北雁(宕)游后,稍有剩句,殊不佳耳,容再抄寄。匆问

                            暑礼  不一

                                渊雷手启   七月初一日

         苏先生的次子名苏春生,是陸俨少先生的高足,善画山水。先生随信寄给我多幅他的作品,使我反复欣赏后多有启发。也打消了转学花鸟画改弦易辙的想法。

        多年来,苏先生对我的“传道、授业、解惑”从未稍懈。行踪偶有变动,也及时通知我,1979年,先生返华东师范大学讲坛,第一时间寄信给我。

       克炎老弟:

       信悉,甚慰。

       三词意境新阔,情景交融,允为佳构,略易数字,藉供参考。

       记暑中离沪前,曾寄你学报两张,未悉收到否?这一年多来,为落实政策,迁回户口,几经曲折,始获解决。我与师母等已于7月1日全家搬沪,8月4日正式落户上海,惟住房尚未解决耳。现暂住校内宿舍待分配公房。本学期授史学史,每周三节,八周可了。

       王道中同志返校,很好,代为问好。

        另长江大桥三首,抄博一粲。

        祝好                                                          

                               渊雷

         此后,先生迫于工作、著书、社会活动的压力,闲余时间越来越少,我也尽量少给先生添麻烦,往来信件少了许多。

 

 

短暂的待侧与拜谒

 

          自1966年夏因“文化大革命”冲击被迫中止学习后,有幸再见到苏先生已经是11年以后的1977年。1978年、1986也曾与苏先生有短暂的接触,此后再也没有机会拜见先师了。

         1977年,哈尔滨师范学院历史系与中文系联合在嫩江县开办文史进修班,苏先生应学院邀请北上为该进修班讲学。苏先生是5月末到哈尔滨的,他的亲家姓张,住道外区,离我家非常近。苏先生来亲家串门时,应邀到我家小住。我的爱人和孩子都是第一次见苏先生,两个小孩一人拿一把苏爺爺送的枪,又蹦又跳,高兴得不得了。朋友徐咏涛擅长摄影,我们陪苏先生在江沿游览了一天,并为苏先生拍了一组照片。之后,苏先生去嫩江讲学,将一些物品寄放在我家。我现在还保留着苏先生从嫩江县寄给我的信:“克炎弟,20日平安抵嫩江县,住招待所。兹因教学及作报告需要,希接信后即将《读史举发十讲》挂号邮寄嫩江县招待所67号房间我收。书画小组讲课事待我7月10日返哈时再定时间。”9月,先生离开哈尔滨,70岁生日是在旅途中过的。

        1978年,因平反,落实政策,苏先生再一次返回哈尔滨。这一年,哈尔滨师范学院中文系招收古典文学研究生班学员。苏先生和吴中匡先生都鼓励我报考。在中文系任教的吴中匡先生只要得到有关考试的新情况,第一时间立刻通知我。以下是寄给我信件的一封。

       克炎同志:

       一、此间招生简章与招考研究生问题解答已经发放各招考区,不知你看到了没有?

       二、外语一项,教育部不同意此间提出的免试意见,仍列入考试项目,惟作为参考分数。

       三、渊雷先生可能于四月底前来哈,因历史系已有信去促其命驾矣!

       四、报名在即,不知准备得怎么样了?成败利钝,非所逆睹,且硬着头皮一试如何?

                                                                                          即问

           近好

                                                                                 吴中匡上  

                                                                                   三月二十一日

        苏先生也是几番寄信催促:“师院中文系研究班招考,想已报名,愿加紧准备。”当苏先生到达哈尔滨时,考试结果已经揭晓,我以平均分数59分差1分不够录取分数线而落选。先生几次开导劝慰,并和我一起去师范学院招生办取回有关材料。命运再次和我开了个玩笑,到了这个地步,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认命吧!

        书法界朋友王文斌、王兆卿、张天民、徐凯士听说苏先生住在我家,他们要求见见苏先生。当晚,先生为他们写了多幅书法作品,一直到将我手头的宣纸全部写完才停笔。

        第二天,我陪苏先生去当年他插队改造的五常县营城子公社南土大队。当地的一些老乡还认识苏先生,他们憨厚地笑着和苏先生打招呼、唠嗑,浓浓乡情让人感动。当时物资供应十分匮乏,中午过了,陪先生走进街上唯一的一家饭店,有菜,主食只有面条,却没有酒。苏先生表示没酒就没有酒吧,将就一下。我深知午饭饮酒是先生多年的习惯、坚持再想想办法。转了半天,在供销社买到了一小瓶名“半风荷”的药酒。饭店做的菜味道很差,糨乎乎的面条也特别难吃。可以想像苏先生是如何在那熬过艰难岁月的,但总算了却先生的一桩心愿。

        苏先生就要离开哈尔滨师范学院了。一些和他关系比较好的人为先生送行,我侧其中。他们都不认识我,以为我是亲属,先生介绍说“是一名当工人的学生。”对于“桃李满天下”、“有教无类”之类的称赞,先生正色回答:“多年跟随,只此一人。”之后,这位国学大师名字逐渐被黑龙江、哈尔滨人认知,黑龙江人民出版社于1981年、1983年先后出版其著作《读史举要》、《玄奘》。苏先生本人则再也没有回到过哈尔滨。

        1986年,我因公出差路过上海,去华东师范大学拜谒苏先生。先生家住离学校大门很近的一座旧楼,面积也不是很大,但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已经相当难得了。家中陈设很简朴,和二十年前哈尔滨家中陈设相差很大。墙上也只挂着一幅春生二哥的斗方小画,没有其他人的作品。苏先生与师母的身体都很健康,尤其是先生,面色红润、腿脚灵活,还是那么健谈,一点也不像即将步入80岁的人。“老师,你真健康!”我由衷的赞叹。“我预寿120岁!”先生笑着回答。先生当时正担任上海佛教协会的领导职务,中午留饭,从寺庙里要了几种素菜。饭后,为我挥毫写“海水遥空绿,清风来故人”墨宝。跋语说“克炎老弟远自粟末来,书此赠之。”暂短的一天即将过去,拜别二老,一直在内心祝愿老师真的能活120岁。之后,我的学生吕英光、姚德洪、唐伟业等先后去上海拜见苏先生,带去了我的问候。我自己则再也没找到机会拜见苏先生。

永远的缅怀

        1995年苏先生88岁,是为米寿。早就约定好,等到农历九月二十九去上海为先生祝寿。那一年闰八月,离先生过生日还差一周多的时间,突然接到师母通知先生病逝的噩耗。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我放声大哭,在一个处室工作的同事一边安慰我一边陪着流泪。当时,撰写了一副挽联:“忝列门墙,培育之恩难以报;情同父子,缅怀其苦不堪言。”总感觉没有表达出先师对我的恩惠以及我对先师的感激之情,所以也没有寄出。

       先师与我之间师生关系是在特殊的时期、特殊的场合、特殊条件下产生的一种特殊机缘,是不可复制的。正是先师在哈尔滨的出现,使我得到了渴望获得系统学习传统文化的机会,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先师仙逝后,我从来没有忘记他“时光易逝,及时努力为祝”的教诲,不敢有少许懈怠。苏先生“学无常师、深造自得,融会贯通,批判综合”学术思想一直引导着我求索前行,因而也取得了不足称道的点滴小成就。每当有人探求我昔时和现今的巨大反差时,我就不厌其烦地为他们讲述一位国学大师和一名只有小学文化学徒工之间的故事。也愿我的子孙们记住这段近似传奇故事的奇缘。

        今年是先师苏渊雷先生诞辰105周年,撰此文以祭奠先师。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文府街6-1号  邮编:150040
E_mail:hljsf@126.com  电话:0451-86037096
关闭